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酒资讯 >>新闻

阅读量:93

更新时间:2021-12-26

黔西南茅台镇白酒生产

黔西南茅台镇白酒生产



茅台镇背后的资本逻辑,既然股市玩不起,还可以玩酒杯。仔细观察市场,你会发现:如今,本轮兴起于年的“酱酒热”,已经不仅仅是酒行业的香型之热了,资本的推高,让酱香酒演化成为不少投资者的概念和工具。小小的茅台镇各种涉及酱酒的发布、商务洽谈、考察活动此起彼伏,每逢良辰吉日甚至酒店爆满,排期紧张。红火的背后是大大小小的投资者对酱香酒的各种乐观预期,这早已超出了以往白酒本身的范畴、经验和常识认知。

它的特点是:“生产周期长,出酒率较低,但它的酒体醇厚,酱香浓郁,细腻优雅,需要长时间窖藏”。大家现在所能喝到的°飞天茅台,就是“坤沙酒”的代表。“碎沙酒”,相对于坤沙酒而言,碎沙酒就是用粉碎的高粱酿出的酒,生产周期短,不需要严格的“回沙工艺”,般烤次就把粮食中的酒取完,出酒率较高,品质般,不需长时间的窖藏。

在这些典型的消费场景中,消费者购买白酒的决策过程通常经历个过程:首先是普遍认可度,现场出席的人员对推荐的白酒的认知情况;其次是白酒品牌的地域属性,是否是本地品牌;然后是酒的商品属性,获取的难易程度;到后来则是产品本身的品质属性。在这样的决策属性之下,如没有意见的强力推荐,相信茅台镇酱酒很难进入消费者的消费决策范围。



在酱酒扩能运动中,不少白酒企业也祭出“+酱酒”战略,不少浓香型或清香型老牌酒企借此布防。

今世缘、水井坊、舍得、景芝股份以及枝江酒业,甚至以往铁板块的“徽酒”,也不约而同地推出酱酒产品。

双香型产品驱动市场成效如何另当别论,白酒消费市场从浓香转向酱香的趋势已比较明显。

多年前,中国白酒市场也曾出现明显的香型迭代。


随着酱香酒市场不断壮大,目前已形成大梯队。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梯队以贵州茅台为主,市占率高达.%;第梯队是习酒、郎酒,市占率分别为.%和.%;国台酒业、金沙酒业、珍酒和钓鱼台酒业是第大梯队,市占率分别为.%、.%、.%和.%。在这场酱酒热潮中,目前几大梯队酒企的产品集中在千元价格带上并加速扩容,对于普惠性的百元级酱酒产品鲜见布局。直接原因是优质酱酒资源稀缺,尚有万吨缺口年),难以平衡市场需求。

黔西南茅台镇白酒生产

不光是如日中天的投资者,大豪科技、ST亚星等“绝地反击者”也把白酒股当成了拯救水火的救命稻草。新的宗:月日晚间,主营业务为金针菇、双孢菇种植的众兴菌业发布公告称,拟以现金方式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的股权,交易方已经初步达成合作意向并签署了《股权收购合作意向书》。虽然只是初步意向,但级市场很快给出了积极反馈。该股连续个交易日股价上涨,累计涨幅达.%,未来是否能够维持,尚不得而知。

上世纪年代之前,是清香型白酒发展鼎盛时期,霸占酒桌十多年,市场占有率高达%。龙头企业山西汾酒.SH)稳坐行业头把交椅,“汾老大”的威名由此而来。

山西汾酒因山西假酒案度沉寂,浓香型白酒迅速在全国渗透,迎来改开之后白酒香型替换。浓香型白酒龙头五粮液.SZ)替代了行业霸主山西汾酒。

中国白酒香型替换过程,发生在年-年,浓香型白酒市场得到高速成长,直到如今市场占有率仍高达%。



此外,月日休闲食品企业来伊份在回复投资者时称,全资子公司上海醉爱酒业有限公司于年初推出了自有品牌酱香型白酒产品。消息公布当日,该公司就收获了涨停板,随后股价不断攀升,曾在八个交易日内狂揽五个涨停。濒临绝境的股票居然靠白酒续命,白酒概念莫名其妙的成了“灵丹妙药”。除了酒厂成了香饽饽,沾上“酒”字的酒商也被投资者频频看好。本月中旬,近两年风头正劲的宝酝酒业在杭州召开大会。

龙头企业带动行业整体业绩向好,茅台、五粮液、汾酒等近十家头部企业,在结束了年以来,为期年的行业调整后,经营与战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品牌价值、全国化水平、高端产品占比与利润率,市场占有率与渠道规模均显著提升。尤其是茅台的市场表现与价值,在几年间持续高涨,带动白酒板块整体处于全社会关注的重点。经历了近两年持续的上涨,目前的投资市场上,配置酒类股与直接投资酒厂酒商,甚至老酒收藏市场,都成为不少投资者的首要选择。

更深层的原因则在于“茅台镇”酱香型白酒的原产地文化及区域品牌与市场产生了明显的错位,而“茅台酒”独特的产品品牌在很大程度上又“绑架”了茅台镇。这是种典型的区域品牌与产品品牌错位,原产地文化与企业文化产生利益冲突的表现。如果要让贵州茅台集团更加强大,让茅台镇白酒产区的地方酒企公平参与竞争并迅速完成市场化的优胜劣汰,到后来使仁怀市整个白酒产业迅速壮大,就必须深入研究,破解“茅台镇”与“茅台酒”背后的品牌、文化及利益冲突。

黔西南茅台镇白酒生产

年之后,五粮液被贵州茅台超越。在行业龙头引领下,郎酒、钓鱼台酒业、国台酒业等酱酒企业迎来黄金发展时期,酱酒成为个新风口。

茅台镇酒企并不能独享行业红利,在酱酒不断壮大的过程中,清香型、浓香型纷纷转型布局酱酒领域,和浓香替代清香如出辙。

黔西南茅台镇白酒生产


伴随这现象的另景象是:贵州茅台的度飞天茅台酒的价格飙升,市场价达到每瓶多元左右,而且“瓶难求”,市场缺货效应愈演愈烈。与此形成明显反差的则是,茅台镇及周边区域大量积压的地方酱香型白酒即使以很低的价格也难售出,不少酒企法人代表因债台高筑欲哭无泪。于是,民间有这样的戏言:茅台酒疯了,茅台镇哭了。飞天茅台的金融和社交属性,引领酱酒产品消费热潮,也让众多茅台镇酒企尝到了行业红利,酱香型白酒与浓香型白酒的市场争夺愈发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