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酒资讯 >>新闻

阅读量:30

更新时间:2021-09-29

酒是中国独有的中华传统文化

酒是中国独有的中华传统文化,在中国在历史上饮酒是一种社会现象,特别是在文人雅士,喝醉酒作诗词作品诗作文章内容,造就了一篇篇广为流传的经典作品。中国中国文学史上的两个名匠诗仙李白和红楼梦作者全是美酒的人。诗仙李白,无酒不了诗,“把酒言欢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歌月彷徨,我舞影零乱。”酒是诗仙李白的魂,喝醉酒的他,趁着三分酒意,“绣口一吐,便是大半个大唐盛世”。酒是红楼梦作者的命,他能够贫困潦倒,能够衣衫不整,但仍然“全家老小赊粥酒常饮”,也更是由于拥有酒的滋养,一部《红楼梦》充满了浓浓爱意,写尽了世间喜悲。

从先秦起,“酒”就不断发生在文人雅士、股肱之臣的文辞里,在淋漓尽致的醉意中斟酌出千古诗情画意。历经岁月的沉积,铸就了颇具“中国特点”的白酒文化。这类文化艺术一直广为流传迄今,而且为人正直所乐道,也建立了说白了“无酒不了席”的习惯性。而“白酒文化”也在悄无声息中逐渐变成了“酒桌礼仪”,传统式白酒文化中建议的“礼”,伴随着瓶干酒尽,好像也在我们心里慢慢消散。看见古代人与酒中间割不停的联络,却越来越感觉今日大家在谈及“白酒文化”一词时,大多数缺乏了一种本质的联络,缺乏了“白酒文化”里本应释放的阵年香醇,在今天,酒中蕴含的越来越多的是杯觥交错的喧嚣,是烂醉如泥的喧闹。

尽管目前愈来愈多的人早已意识到这也是一种恶习,但大肆宣扬的问题仍然司空见惯。实际上,几千年来的“白酒文化”非常值得承继和弘扬,但人们更需要承继的是关心日常生活、关心社会发展的思想核心,一种“酌酒慢品”的生活乐趣,一份不用掩盖的率真真心,而不是在饭桌板着脸,喝下一杯又一杯鲜红色、乳白色或淡黄色的液态。

白酒文化意味着了中国中华传统文化中儒家文化本质的关键——仁、义、礼、智、信。

“智者,恋人也。”霍去病斟酒于泉,与众将士同饮,酒是爱兵如子的“仁”;

做了一碗酒,“齐心合力,救困扶危,汇报我国,下安黎庶”桃园三结义,酒是千载流传的“义”;

“醉酒者,乃大学问之事,非饮食搭配的事也”,酒是万世师表孟子倡导的“礼”;

“一壶解遣三军醉,不比夫差酒作池”,酒是勾践勾践卧薪尝胆十年之久的“智”;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回头”,酒是荆轲一诺千金的“信”。


中国古典风格传统式名篇《水浒传》中,水浒108将豪气干云,大口吃肉小碗喝酒,畅快淋漓,酒的出现让一百单八将肉体新鲜。《三国演义》中,酒更不能缺乏,桃园三结义、斩颜良诛文丑、赵云怒鞭督邮、刘禅斗蒋干……一篇篇都少不了酒。《红楼梦》中凡多情处必有酒,特别是在众奇女子以酒智斗,令本书香醇浓情。

在中国古时候,喝酒是一件美事儿,不仅注重饮酒目标,乃至注重饮酒地址甚至喝醉地址的,尤其是在专业知识精锐方面,针对饮酒的礼仪知识十分重视。例如在吴斌的《酒政》就曾表明,饮酒目标该是“优雅、侠客、坦率、忘机、知心、旧友、玉人、可儿”,饮酒地址是“花下、竹海、高阁、曲院风荷、幽馆、曲涧、平畴、荷亭”,饮酒时节则是“春郊、花时、清秋、绿意、雨霁、降雪、新月、晚凉”(吴斌《酒政》)。袁宏道在《酒令》中又提及,理想化的喝醉地是“醉花宜昼,袭其光也;醉雪宜夜,消其洁也;醉文人墨客宜谨节奏感规章,畏其侮也;醉俊人宜加觥盂旗子,助其烈也;醉楼宜暑,资其清也,醉水宜秋,泛其爽也??”

中国人讲情意,万语千言尽在一杯酒中,诗仙李白说“桃花潭水深千丈,不及汪伦送我情”,王维则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酒是中国人一切慷慨激昂、无私、情深心态的表述,由于酒,中国人的情更加深入、义更重。俗话说得好“盆友来啦有美酒,对手来啦有步枪”,这也是中国人的善与恶明晰的情,前面一种讲的是待人接物以礼,展现了中国人的勤快、英勇,对朋友们真心实意、激情,后面一种则展现了中国人善与恶明晰、爱憎分明的精神实质。在军内,战争必有壮行酒,这也展现了中国人为因素维护保养我国公平正义及其友谊慷慨赴死的崇高品质。获胜了,喝下一杯庆功宴的酒,再创佳绩;失败了,喝下一杯自我反思的酒,继续努力。春风得意时,再喝一杯高兴的酒,凌云壮志;消沉了,喝下一杯豪情壮志的酒,重新再来。

白酒文化做为五千年中国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主要构成部分博大精深,不论是政冶、国防、经济发展,或是文化艺术、造型艺术,酒早已融合在了历史时间發展历程中的各个方面。出版发行这本书的目地,便是根据一篇篇“喝醉酒人生箴言”,借古讽今,以唤起如今的社会大家心里已经熟睡的对中国中华传统文化的敬畏之心之情。“自古圣人皆孤独,唯有饮者留其名”,如果有,大家能明白“佳酿饮至微醺后”的乐趣,为日常生活加一道白酒文化的美味,可以接纳“我醉欲眠卿且去”的纯真,可以用酒引燃对日常生活的热情而赶跑发麻冷淡,或许便是对中国酒文化的是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