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酒资讯 >>新闻

阅读量:43

更新时间:2021-07-08

阜新现货茅台镇白酒

阜新现货茅台镇白酒



何谓“茅台酒”?何谓“贵州茅台酒”?“茅台酒”本应是指茅台镇地域范围内酿造的酒,但由于些特殊原因,“茅台酒”在很大程度上特指贵州茅台集团酿造的酱香型白酒,而很多情况下仁怀市地方民众认为它也包含本地其他地方酒企酿制的酱香型白酒。由于贵州茅台集团对“茅台酒”申请了知识产权保护,因此严格意义上,仁怀市其他地方酒企不得使用“茅台酒”个字从事产品命名及商业营销活动。

从商业角度综述如下:“茅台镇”属于区域品牌,承载着贵州省仁怀市酱香型白酒的原产地文化,因此仁怀市茅台镇酱香型白酒主产区的所有企业、机构及个人的商业活动均可使用。“茅台酒”属于以原产地地名命名的酒,按理说原产地区域任何酒企均可用于称谓其合法生产的合格酒产品,但“贵州茅台集团”申请了合法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允许其他酒企使用。“贵州茅台酒”属于贵州茅台集团专属品牌,并具有长期使用权,因此非茅台集团的任何企业、机构及个人均不得使用。

“贵州茅台集团”与“地方力量”的困局与冲突,“贵州茅台集团”的困局:虽然产品供不应求、价格居高不下,但是短期内产能规模很有限。方面,特殊的空间地理环境决定了贵州茅台集团在茅台镇特定地域扩建选址的空间局限非常大;另方面,即便选址成功,加快建设进度,并且形成品质合格的产能,还需要五年的陈酿期,这意味着短期内很难扩大产能,而五六年后的市场状况很难预料。地方酒企的困局:大因素导致相当些地方酿酒企业及个人越来越严重地陷入恶性循环。



在酱酒扩能运动中,不少白酒企业也祭出“+酱酒”战略,不少浓香型或清香型老牌酒企借此布防。

今世缘、水井坊、舍得、景芝股份以及枝江酒业,甚至以往铁板块的“徽酒”,也不约而同地推出酱酒产品。

双香型产品驱动市场成效如何另当别论,白酒消费市场从浓香转向酱香的趋势已比较明显。

多年前,中国白酒市场也曾出现明显的香型迭代。


随着酱香酒市场不断壮大,目前已形成大梯队。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梯队以贵州茅台为主,市占率高达.%;第梯队是习酒、郎酒,市占率分别为.%和.%;国台酒业、金沙酒业、珍酒和钓鱼台酒业是第大梯队,市占率分别为.%、.%、.%和.%。在这场酱酒热潮中,目前几大梯队酒企的产品集中在千元价格带上并加速扩容,对于普惠性的百元级酱酒产品鲜见布局。直接原因是优质酱酒资源稀缺,尚有万吨缺口年),难以平衡市场需求。

阜新现货茅台镇白酒

众所周知,以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为中心的赤水河流域,是世界大蒸馏酒之的酱香型白酒的原产地。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十多年来,本地酱香型白酒酿造企业曾度多达千多家,年前后曾出现“全民投资酿酒”的现象,现在存活并初具规模的企业仍有百多家。但是,自年开始,这里的酱香型白酒产业出现了极度萎缩的局面:地方中小酒企的产品全线积压,价格大幅缩水。有人怀疑酱香型白酒市场向好的趋势已经终结,不少商家开始关张停业、低价处理陈年老酒。

上世纪年代之前,是清香型白酒发展鼎盛时期,霸占酒桌十多年,市场占有率高达%。龙头企业山西汾酒.SH)稳坐行业头把交椅,“汾老大”的威名由此而来。

山西汾酒因山西假酒案度沉寂,浓香型白酒迅速在全国渗透,迎来改开之后白酒香型替换。浓香型白酒龙头五粮液.SZ)替代了行业霸主山西汾酒。

中国白酒香型替换过程,发生在年-年,浓香型白酒市场得到高速成长,直到如今市场占有率仍高达%。



“翻沙酒”,是用坤沙酒第次蒸煮后丢弃的酒糟再加入些碎高粱和新曲药后酿出的酒。生产周期短,品质差,自身不具备太多经济价值。“窜沙酒”,行业也称之为“串酒”,则是用坤沙酒到后来第次蒸煮后丢弃的酒糟加入食用酒精蒸馏后的产品,产品质量差,成本低廉。市面上出售低端酱香酒,基本都是这类产品!通过上述了解,大家大致能知道,同为茅台镇的酒,价格相差那么大,有品牌溢价的原因,但大原因是品质上面的差异。

年前,酱香型白酒消费趋势还不太明显。彼时,五粮液.SZ)曾倾力打造永福酱酒,尽管公司上下非常重视,且设立了单独营销核算体系,但产品推出市场后反响平平。直到近几年,酱香型白酒在市场上的声量才逐渐放大。权图酱酒工作室《-中国酱酒产业发展报告》显示,年,全国酱香型白酒实现产能万千升、行业收入亿元、行业销售利润亿元,分别占比中国白酒行业规模的%、%和.%,其增速分别为%、%和.%。

何谓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的“区域品牌”与“产品品牌”?从经济价值的角度来讲,“区域品牌”是指某类品质特别的产品出产于特别的地方,这个特别的地方及地名,就构成了“区域品牌”,区域品牌属于原产地文化范畴,区域品牌的所有权及受益权归属于区域的地方民众、驻地企业及机构。比如:因出产优质大闸蟹闻名的阳澄湖、因出产高品质大米而闻名的黑龙江五常市、因明朝墓葬群而出名的北京昌平十陵镇。

阜新现货茅台镇白酒

年之后,五粮液被贵州茅台超越。在行业龙头引领下,郎酒、钓鱼台酒业、国台酒业等酱酒企业迎来黄金发展时期,酱酒成为个新风口。

茅台镇酒企并不能独享行业红利,在酱酒不断壮大的过程中,清香型、浓香型纷纷转型布局酱酒领域,和浓香替代清香如出辙。

阜新现货茅台镇白酒


然而,浓香型白酒已主导市场20多年,目前茅台香型白酒的产能还不能立即满足市场供应。目前,由酱酒企业推动的产能扩张竞争如火如荼,并呈现出从核心产区向“金华金三角”西水、金沙、其他以仁怀为中心的产区。四川的传统白酒产区也受到影响。在非主产区,如广西、山东等地,当地酒企纷纷加大酱酒生产能力。广西丹泉、山东云门陈酿、秦池龙湾相继染“酱”,黄酒领头羊古月龙山也推出女儿红酱酒产品。